《民事诉讼法》第72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在此规定中,“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成为了“有义务出庭作证”的主体,据此,有人出单位证人的概念。“单位证人”,顾名思义,即具有证人资格,有能力成为证人的单位。而单位证人资格问题争论的也即单位是否具有证人资格,是否有能力成为证人的问题。对此,学界有不同的观点,在争论中,我看到了单位作为证人的不合理性和其支持作证的意义所在,也因此发现了对这个问题研究的必性和重意义,即如何做到在消除单位证人资格的争议同时完善其支持作证的制度。在这篇文章中,我将对这一问题出我的建议。 
关键词单位证人;问题;完善;支持作证《民事诉讼法》第72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据此,有学者出证人也可以是某个单位,由此而引发了学界关于单位证人资格问题的讨论。单位是否具有证人资格,学界观点层出不穷,但始终没能全面地认识和解决这一问题。而由于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的需,这一问题亟待解决。一、单位证人资格问题的出和争论(一)单位证人资格问题的出 
民事诉讼法中的“单位证人”,顾名思义,即具有证人资格,有能力成为证人的单位。而单位证人资格问题争论的也即单位是否具有证人资格,是否有能力成为证人的问题。这个问题的出有其社会背景,立法依据和实际意义。 
从立法上讲,《民事诉讼法》第72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据此,有人认为单位被赋予了证人资格但也有学者认为,单位并不具有感知能力,无法感受认知案件的真实情况,单凭法条的表述不足以认定单位证人资格的存在。由此,单位是否具有证人资格作为一个学界争论的问题被出并据此展开了一系列争论。 
这一问题的出同样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单位”一词本身就是我国特有的称谓,在法律法规和学术文章中常被及,体现了我国团体本位的思想。而“单位证人”的出现也体现了我国传统的集体意识,相对于西方的个体意识,我们国家强调团体的责任和权威,认为单位作证更加客观真实,更有说服力。 
单位证人资格问题的出也有其实际意义。不能否认赋予单位作证的义务和支持相关证人作证的责任,可以扩大法院收集证据的途径范围,增加证据的客观性和权威性。尤其是在涉及经济纠纷的案件中,大量的案件事实依靠有关单位证明。(二)关于单位证人资格问题的争论 
1.肯定说 
肯定单位具有证人资格的学者认为证人不仅可以是自然人,而且还包括单位。他们的理由如下首先,他们认为《民事诉讼法》第72条已经有很明确的语义倾向,承认单位的证人资格,其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强调证人需知情,而单位通常因业务上的关系而了解案件事实,如银行金融机构通过为当事人办理业务而了解当事人资金流动的情况,从而可以供相关证明;其次,他们强调单位证人的社会基础,指出由于历史传统与现实经济体制等多方面的原因,在我国,个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依附于一定的单位集体,单位证人的规定是立法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客观反映。最后,他们从单位证人的意义和作用方面来阐述其存在的必性。单位作为具有一定规模和组织的团体,让其承担作证和支持作证的义务,可以大大扩大证据来源,减少取证难度,增加证据的权威性和客观性,从而帮助法院更高效更迅速地查明案件事实。 
2.否定说 
持否定说的人主张单位不具有证人资格,其理由总结如下1.强调证人的本真特征是具有感知能力,能够亲身经历感知并认识案件的事实,而这一特征只有自然人才具有。洪浩主编的《证据法学》中到“证人对案件事实的了解是通过自然人的五官和大脑而形成的,而法人和其他组织不具备这些条件……证人因具备生理和心理的条件,能够感知和陈述案件事实,而单位和组织不能以自己的五官和大脑的生理及心理条件知悉相关情况。”2.强调单位的作证方式不符合证人证言的本质特征。首先,单位委派自然人(通常是单位负责人)出庭作证,作为证人的应该是自然人本人,而非单位,刘金友主编的《证据法学(新编)》中到“出庭作证,表明是个人行为,出庭人应是自然人,由其本人对证言负责,如果是宣读书面文件应是书证,其内容的真实性由单位负责。”;其次,单位出具的“证明书”不是证言,而是书证。卞建林、谭世贵主编的《证据法学》中指出“证言的本质特征是经过证人的感知、记忆和复述所形成的口头或书面言词,单位出具的“证明书”恰恰不具备这一本质特征。”3.在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和辩论式庭审的方式下,证人必须接受双方当事人及其律师的反复盘问、质询,并对于相关问题作出回答,而单位作为一个法律上拟制的“人”,并不能回答这些询问。4.在我国刑事诉讼法上和国外立法中,都不承认单位具有证人资格,在我国台湾地区,学理上证人的概念特别强调自然人特征“所谓证人,乃指对于法律有关事实,就其五官察觉所得而陈述者而言。”5.法律规定伪证罪的犯罪主体为自然人,他们认为这本身就是立法对单位证人资格的否定。如果单位可以作为证人,那么其作伪证也缺乏相应的法律去规制。二、由肯定说与否定说的缺陷看问题症结所在 
下面我将分析两种观点的缺陷所在,找出单位证人资格问题争论的焦点和意义,并给出自己的观点。 
(一)肯定说与否定说的缺陷 
肯定说,看到了单位证人对司法实践的重意义,但忽视了证人和证人证言的本质特征,因此很多相关的问题解释不通,如单位如何感知案件经过,如何出庭作证,如何接受质证,如何承担作伪证的责任等;否定说,看到了单位作为证人的先天不足,即不具有感知能力,也指出了单位作为证人的不可操作性,但是在强调取消单位证人资格的同时没有注意到单位这一特殊主体对于支持作证的重意义,从而没有进一步探讨如何发挥其在查明案件事实过程中的作用。否定说看到了法条措辞有欠妥当之处,却没有看到法条背后的立法本意和目的。
  (二)单位证人资格问题症结所在 
肯定说看到了单位证人存在的意义,认为应该承认单位证人资格。否定说看到了单位证人存在的不合理性和不可操作性,认为应该取消单位证人资格。因此,我认为该问题的症结在于,单位证人资格的有无与单位作证的意义。因此讨论的结果应该确定两个问题,一是单位证人资格的有无,二是如何完善单位支持作证的制度,发挥单位在证据供上的作用,为司法实践做出其应有的贡献。三、取消单位证人资格并完善单位支持作证的制度 
基于否定说的一系列理由,我认为单位不具有证人资格,但单位在供证据和支持作证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下面是我对单位证人资格问题解决的建议(一)取消单位证人资格 
我国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单位证人资格的存在,只是在相关立法中有一定的语义导向,学者对此加以解释,产生了一系列关于单位证人资格的争论。因此在立法上消除单位证人资格存在语义倾向是取消单位证人资格的关键。其立法依据主就是《民事诉讼法》第72条的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出庭作证。有关单位的负责人应当支持证人作证。”建议将此规定加以修改,把单位和个人分开表述,将个人作为有出庭义务的证人加以规定,将单位支持作证的制度另外做单独规定。首先将“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单位和个人”改为“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将单位从出庭作证的主体中去除,然后以单位中负责人和相关知情人员为主体,规定他们的权利义务,以完善单位支持作证的制度。(二)单位支持作证制度的完善 
1.明确“单位”的内涵和外延 
想完善单位支持作证的制度,首先应该在立法上明确“单位”在证据法上的内涵和外延,使其不再是一个日常生活用语,而是一个具有严格法律意义的法律用语,避免在法律适用过程中发生不必的争议。建议证据立法中将其规定为“与案件事实密切相关,有利于协助案件调查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明确“单位”在证据法上的内涵和外延,有助于及时确定负责单位,防止其推诿责任。 
2.对单位负责人支持证人作证做进一步细化规定 
《民事诉讼法》第72条明确规定“有关单位的负责人应当支持证人作证。”但并未对单位负责人如何支持证人作证做细化规定。为了完善单位支持作证的制度,切实发挥单位这一特殊主体在证据法上的作用,我认为有必对这一规定进一步细化,以调动作为单位工作人员的证人作证的积极性,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四、结语 
基于学界否定说的理由,尤其是单位并不具备证人的本质特征,即感知能力这一原因,我认为单位不具备证人资格。但其在证据供和支持作证方面的作用不容忽视,新民诉修改之后,之所以保留原法7条的表述不变,我想也正是考虑到单位在支持作证方面的特殊作用。据此,我在文章最后出了相关建议,以完善单位支持作证的相关制度。至此,希望能够消除立法上对于单位证人存在的语义倾向,避免对于单位证人资格存在与否问题的争论,同时切合立法目的和立法原意,继续发挥单位对司法实践中证据搜集的作用。 
参考文献 更多诉讼法论文请参考http//www.starlunwen.net/susongfa/
1洪浩主编.证据法学M.1版.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5,281. 
2卞建林,谭世贵主编.证据法学M.2版.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1,1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