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言 
  尽管高速公路、海运、河运、航空等其他运输行业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兴起,但众多国家依然重视铁路交通和铁路科技的发展,“发达和较发达国家铁路项目主体现为地铁、城市轨道、高速铁路;欠发达国家铁路项目主体现为既有线改造、升级,新建复线等”1。随着高铁技术为代表的铁路科技迅猛发展,铁路产业进入“高铁时代”。 
  作为一种交通工具,高铁肇始于日本,发展于欧洲(以法、德为代表),格局变于中国。新干线是日本的高速铁路系统,其第一条线路是连接东京与新大阪之间的东海道新干线,该路线也是全世界第一条商业化的高速铁路系统。法国高速列车TGV(Train à Grande Vitesse)是日本新干线之后的世界第二个商业运行的高速铁路系统。TGV的成功带动了法国周边的比利时、意大利、西班牙等邻国高速铁路系统的发展。德国高速列车ICE(Inter City Express),原指德国国内的城际特快列车及高速铁路专用列车系统。如今ICE系统已扩展至阿姆斯特丹、维也纳、布鲁塞尔等欧洲主城市。但值得一的是,以美国为代表的部分发达国家,由于其国内航空运输、高速公路及海运、河运较为发达,故并未将高铁作为发展的重点。 
  中国虽然作为发展中国家,但鉴于自身地域广、人口多、资源分布不均等基本国情,所以在规划发展铁路运输时,一方面注重现有线路的改造升级,另一方面大力发展高铁产业。通过对日、法、德等国先进高铁技术的“消化、吸收、再创新”,中国成功创立了自主高速铁路列车(动车组)品牌CRH(China Railway Highspeed)。目前开行的CRH动车组包括CRH1、CRH2、CRH3、CRH5、CRH38A、CRH38AL、CRH38B、CRH38BL、CRH38C、CRH38D等。根据新调整的《中国铁路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2年,规划建设“四纵四横”铁路快速客运通道,以及三个城际快速客运系统;建设快速客运专线1.6万公里以上。中国高铁事业发展方兴未艾。 
  一 铁路科技术语及其词组型术语 
  铁路科技是一门跨领域、跨学科的综合学科。随着铁路科技的不断进步,铁路科技术语在保留使用原有词汇的同时,不断吸纳新的词汇,新领域词汇时时涌现,旧词新译的现象也屡见不鲜。由此可见,铁路科技古老而又常新。根据《英汉汉英铁路词典》2,铁路科技术语主包括“铁路通信、铁路信号、铁路建筑、铁路经济管理、铁路交通运输、铁路机车车辆、铁路生产制造、铁路加工营销、铁路运营服务;更进一步分类,还涉及铁路车务、机务、工务、电务、机车、车辆、工程、工业、科技、安全、计划、财务、统计、营销等方面的铁路专有名词和专业术语,以及近年来铁路行业出现的新技术、新设备、新工艺、新应用方面的新名词和术语” 。 
  著名计算语言学专家冯志伟在《术语形成的经济律——FEL公式》3一文中出了“术语形成经济律”(economic law of term formation)概念,即“由少量的单词构成大量术语的语言现象,反映了语言使用中的经济原则”,其研究方法即公式E=T/W。某一系统的术语分为单词型术语(wordterm)和词组型术语(phraseterm),T 表示某一术语系统中不同的术语的总数,它的单位是“条”;W是不同单词的总数;E的单位是条/词。如果E>1,说明该术语系统经济效应较高,词组型术语居多;如果E≤1,则说明该术语系统经济效应不高,单词型术语较多。 
  通过对《英汉铁路词典》4(1977年出版)和《英汉汉英铁路词典》2(25年出版)中的术语分别抽样调查,结果如下表所示 
  通过横向比较,这两部词典均表现出随着术语数量的增加,总术语数与不同单词数的差距越来越大,说明不同单词数越来越少,单词重复率高。而铁路科技术语系统经济指数越来越高,说明铁路科技术语系统具有大量由少数基本单词构成的词组型术语,而这些词组型术语构成了该术语系统的主部分。通过纵向比较发现,随着术语数量增加,《英汉汉英铁路词典》三个阶段的经济指数均高于《英汉铁路词典》,证明铁路科技术语发展呈词组型趋势。因此,基于以上分析,理清术语词组间的语义关系对于把握铁路科技术语发展以及翻译尤为重。 
  不过,需注意的是,单词型术语仍然是铁路科技术语系统的重组成部分,但鉴于单词型术语学术界相关研究较多,在此暂不讨论,将重点集中于词组型术语。 
  二 基于语义分析的铁路科技术语翻译 
  1.术语与语义分析 
  任何语言符号都是概念(所指)和音响形象(能指)的结合。前者指语言符号的意义,后者指语言符号的形式。《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六版)5对术语(terminology)的定义是the set of technical words or expressions used in a particular subject,即某一学科中运用的专有词或表达。 
  戴炜栋、何兆熊6指出,语义学是研究意义的科学,其理论探讨对象是语言的意义或语义。鉴于对术语(词汇)进行语义分析,本文侧重从词汇语义学方面入手,分析铁路科技术语中词汇结构、意义以及词义之间的各种关系。 
  2.铁路科技词组型术语的构成 
  出于语义分析的考虑,铁路科技词组型术语通常可认为由核心词(以下简称“核”)和限定词(以下简称“限”)组成。前者体现术语本质,而后者起到修饰前者的作用,比如service road(便道),service为限定词,road为核心词。
  词序上,限定词一般位于核心词之前,但也有后置的限定词,如stability reduction coefficient of axially loaded compression(轴心受压构件稳定系数);词数上,核心词与限定词数量不等,分别可以是单个也可以是多个;词性上,核心词以名词(词组)为主,但也可有现在分词、动词等,而限定词较为灵活,可以是名词(词组)、形容词、副词、分词(现在分词、过去分词)形式、动词,以及小品词(介词以及up, down, in, out, on, off, over, away等)和它们的组合。 
  参考《实用翻译教程》7,并结合《英汉—汉英科技翻译教程》8中的分类,铁路科技词组型术语在实践操作中大致分为以下15种形式 
  1)名词(词组)(限)+名词(词组)(核),如radio block center(无线闭塞中心); 
  2)名词(词组)(限)+现在分词(核),如carbon arc cutting(碳弧气刨); 
  3)名词(词组)+现在分词(限)+名词(词组)(核),如railway earthing fixture(钢轨接地固定装置); 
  4)名词(词组)+过去分词(限)+名词(词组)(核),如auger injected pile(螺旋喷射桩); 
  5)现在分词(限)+名词(核),如regulating structure(导流建筑物); 
  6)过去分词(限)+现在分词(核),如moulded lining(模筑衬砌); 
  7)形容词(限)+名词(词组)(核),如magnetic levitation(磁悬浮); 
  8)形容词(限)+现在分词(核),如dry shotcreting(干喷混凝土); 
  9)形容词(限)+现在分词+名词(词组)(核),如immersed tunnelling method(沉管法); 
  1)形容词(限)+过去分词+名词(词组)(核),如simply supported beam bridge(简支梁桥); 
  11)形容词+名词(词组)(限)+名词(词组)(核),如 transverse section design(横断面设计); 
  12)形容词+形容词+名词(词组)(限)+名词(词组),如double acting engine(双动式发动机); 
  13)副词+形容词(限)+名词(词组)(核),如completely grouted rock bolt(全胶结式锚杆); 
  14)英文大写字母或希腊字母英文名(限)+名词(词组)(核),如Yjoint(叉形接头)、gamma decay(伽马衰变); 
  15)限定词中含有小品词的术语。此类术语形式较多,通常以小品词为界,限定词在后,核心词在前,例如sleeping carriage(核)with cushioned berths(限)(软卧客车)、buffer structure(核)of tunnel portal(限)(隧道洞口缓冲结构)、telescope(核)in reversed position(限)(倒镜)、running line(核)for maintenance and repair train(限)(养护维修列车走行线)等。 
  对铁路科技词组型术语进行分类有助于弄清核心词和限定词的构成,为分析两者间的语义关系(即限定词对核心词的修饰及两者间的关系)奠定基础。当遇到陌生的铁路科技词组型术语,可根据以上大致15种分类,观察分析其构成形式,确定限定词和核心词,并通过限定词和核心词的语义关系采取针对性的翻译策略和方法。 
  3.铁路科技术语的词组型术语语义关系及其翻译 
  一般情况下,词组型术语翻译以直译为主,但根据术语不同的语义关系,应灵活采用意译、音译的等翻译策略以及增译、零翻译等翻译方法。根据限定词与核心词之间的不同关系,可把铁路科技词组型术语语义关系大体分为7种。不过,需注意的是,同一个词组型术语有可能满足不同语义关系。 
  1)限定词制造/产生/加工核心词 
  限定词说明核心词的制造材料、原料或工艺,以便把该核心词与使用其他材料、原料或工艺的核心词的概念区别开来。翻译时,一般采用直译。不过,当限定词表示某种对核心词的加工工艺时,翻译时需结合具体制作工艺,把握专业口吻,比如acid pickled steel plate(酸洗钢板),此处pickled不能译作“炮制”“腌制”“腌渍”等。又如wire carrier——导线导轮、continuous welded rail——无缝钢轨、ballast resistance——道碴电阻、part cutpart fill subgrade——半填半挖式路基等。 
  2)限定词修饰核心词特征或形象 
  限定词表示核心词的固有属性,这种形式的限定词包括形容词、名词(词组)、现在分词、过去分词前加副词、名词加形容词等,修饰核心词的结构、颜色、形状、大小、味道等特征。一般采用直译。例如 haunched beam——加腋梁、largesize aluminium profile——大型挤压中空铝材、ballastless track——无碴轨道、gapless rail——无缝钢轨等。 
  在限定词表示核心词形象时,通常把核心词比作其他事物,或者限定词为英文大写字母或希腊字母英文名,这种方式构成的术语十分普遍且生动形象。如Vshaped pier(V形桥墩)。此时,可采取“形象译法”“零翻译”或“音译”,即将核心词翻译成对应中文术语后,同时对限定词采取保留其形象、字母形式或者发音,比如κ、ωlevel tube——κ、ω水准管、gamma function——伽马函数。又如 apron shell——裙筒、cross wire——十字线、map cracking——龟裂、quadrant link——月牙板、knuckle pin——肘销、throat sheet——喉板等。
  3)限定词驱动核心词 
  限定词可作为核心词的动力来源,即前者驱动后者,其中前者可包括电力、机械、燃料等,后者包括各种车辆、机械、装置、设备等。一般采用直译。例如electric multiple unit——电力动力分散式列车、diesel multiple unit——柴油动力分散式列车、air brake equipment——空气制动装置、mechanical excavation——机械开挖、electronically controlled pneumatic brake system——有线电控空气制动系统等。 
  4)限定词从属核心词 
  即限定词是核心词的子类,属于核心词的一种。比如cement mortar(水泥灰浆),cement(水泥)是mortar(砂浆、灰浆)的一种。一般采用直译。又如 blinker light——闪光灯、resistor element——电阻元件、tape measure——卷尺、gear wheel 齿轮等。 
  5)限定词表示核心词用途和功能载体 
  此时核心词主以表示设备、机械、工具等名词为主,限定词一般为物质名词。不过,当名词(限)在修饰名词(核)时,需注意限定词与核心词之间的语义关系。相比形容词修饰语侧重限定核心词属性,名词修饰语更侧重限定核心词职能。此时,需根据实际情况,相应采取意译。比如accident crane并不是指a crane in an accident,而是“救援起重机”。例如 windbreak fence——挡风栅栏、breakdown locomotive——救援机车、spike driver——打钉机、passenger service dispatching workbench——旅客服务调度台等。 
  6)限定词与核心词体现包含关系 
  即限定词与核心词两个合成部分呈现整体与部分关系,可以是前者包含后者,也可以是后者包含前者。当限定词是核心词体现的整体的一部分时,即核心词包含限定词,如例1、2、3;当核心词是限定词表示的整体的一部分时,即限定词包含核心词,如例4、5、6。故翻译时,需注意整个术语是侧重修饰核心词还是限定词,直译与意译相结合。例子如下 air conditioned passenger car——空调客车(例1)、anchor plate锚定板(例2)、motor drive——电机驱动装置(例3);locomotive boiler——机车锅炉(例4)、control supply ammeter——控制电源电流表(例5)、tender truck——煤水车转向架(例6)。 
  7)核心词作用于限定词 
  包括核心词制造、加工、测量、清除、预防、处理等作用于限定词或限定词所含概念意义,容易导致语义不明,故翻译时,需结合具体语境,采用意译。例如 ballast cleaning machine——道碴清筛机、dust deflector——(车窗)挡灰装置、snow melter——融雪器、rail drilling machine——钢轨钻孔机等。 
  三 几对矛盾 
  语言千变万化,语义纷繁复杂,以上七种语义关系无法完全涵盖所有铁路科技术语。故在翻译铁路科技术语时,除了把握语义关系,还处理好以下几对矛盾。 
  1.正反词序 
  顾名思义,词组型术语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单词组成的术语。一个词组型术语的中心词前后会出现多个限定词,因此在实际翻译过程中就牵涉到了词序问题。中心词前限定词词序一般排列为 抽象修饰词或否定词→描绘性修饰语(大小→形状→新旧→颜色→材质)→表示类别的修饰语→中心名词,如nonazeotropic mixture refrigerant(非共沸溶液制冷剂);修饰语后置的词组型术语常伴随of、for等介词,如specification for design and construction of Vstyle recurved roof cover(V型折板屋盖设计与施工规程)。 
  翻译铁路科技术语一般依照原术语词序, 如daily directional maximum sectional passenger volume——全日单向最高断面流量;对于修饰语后置的词组型术语,需将后置修饰语前,结合限定词词序进行排列。但有时为了符合汉语特性和使用习惯,需对词序做出调整,如comprehensive maintenance skylight window——综合维修天窗,最好改译为“天窗综合维修”。 
  2.音译与意译 
  当一个新科技术语出现时, 往往为了应急,或者译入语中无对应的词语或合适的表达,抑或尚不能准确、深刻地把握其内涵,通常采用音译,如Langer bridge(朗格尔式桥)。但随着对其内涵认识逐渐加深,需采用意译,改译为“刚性梁柔性拱桥”。 
  不过也不能一味追求意译。某些术语因其发明者或者其所指形象而采用音译或直译,而且已在业内约定俗成,如water crane(水鹤)若采用意译改译为“(蒸汽)机车加水器”,则显得意义不大,且容易引起不必的麻烦。 
  3. 简洁性与逻辑性 
  科技术语翻译,注重准确、简洁。鉴于汉语使用习惯,在汉译科技术语中往往省略“的”等助词以及其他冗余词语。如intermediate station原译“中间车站”中的“车”字可省略。又如“列控中心”(train control center)中的“列车控制”可简化为“列控”。 
  此外,有时出于语法考虑,在对译文减词的同时,需注意调整语序。比如“rail welding machine”,原译可能为“轨道焊接机”。“轨道焊接”可简化为“轨焊”,但从整体出发,需调整语序为“焊轨机”。
  有时,为了保证译文的逻辑性和理据性, 铁路科技翻译往往需在翻译过程中采用适当的增译,其中主增词方式包括 
  1)逻辑增词。为使译文表述更为清楚和符合逻辑,通常增加“机”“器”等单词,比如expansion joint——伸缩调节器。 
  2)根据科技术语内涵增词。如将doubleheaded train译为“双头列车”则属于没有从专业角度把握译文,应增词改译为“双机牵引列车”。 
  3)修辞增词。增加“型” “性” “状” “式” “类”等词以符合汉语表达习惯,如point symbol——点状符号、internal lining——整体式衬砌。 
  4)常识增词,以使汉译的铁路科技术语更为生动,比如step switch——分级调节器。 
  除增词外,保留其他领域术语译本也是保证铁路科技术语翻译理据性的另一方法。比如cartographic symbols of topographic maps不应译为“地形图制图标记”,而需结合制图学专有名词“图示”,宜改译为“地形图图示”。 
  此外,有时为了达到简洁性与逻辑性的双重效果,在翻译过程中需同时进行增词、减词。如 speed control by field weakening不宜译为“采用削弱磁场的速度控制”,“采用削弱磁场”“速度控制”应简化为“磁场弱化”和“速控”,并增加一个“法”字,即“磁场弱化法速控”,更符合科技口吻。 
  四 结 语 
  在实际生产生活中,为每一个新生事物、概念创立一个新单词,既不切实际也不符现代术语发展规律。在大多数情况下,新生术语是采用原有单词构成的词组来表示。就此而言,注重词组型术语的语义分析对铁路科技术语的翻译至关重。因此,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高铁路科技词组型术语的翻译水平 
  第一,广泛学习其他领域术语和非科技词汇翻译。作为词汇多元化的术语之一,铁路科技术语不仅包含自身领域的众多词汇,而且还与其他领域(比如自动化、电气化、通信、材料等)的术语存在交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其他领域术语或者非科技词汇翻译的不断更新发展可以为铁路科技词组型术语的翻译供新思路、新尝试。 
  第二,加强语言基本技能。翻译铁路科技词组型术语,不仅需掌握相应专业科技知识,还需具备扎实的双语功力,尤其是对铁路科技术语的结构与语义分析能力。后者的欠缺容易导致对核心词和限定词的构成以及两者语义关系理解的混乱,从而产生拙译和误译。 
  参考文献 
  1 吴东正.国际铁路项目——正在分食中的一块大蛋糕J.国际工程与劳务,27(8)33-35. 
  2 宁滨,冀成会.英汉汉英铁路词典M.北京中国铁道出版社,25. 
  3 冯志伟.术语形成的经济律——FEL公式J.中国科技术语,21(2)9-15. 
  4 北方交通大学《英汉铁路词典》编辑组编.英汉铁路词典M.北京人民铁道出版社,1977. 
  5 霍恩比.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 M.6版.石孝殊,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4. 
  6 戴炜栋,何兆熊.新编简明英语语言学教程M.2版.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1. 
  7 张梅岗.实用翻译教程M.武汉湖北科技出版社,1994. 
  8 范武邱.英汉——汉英科技翻译教程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12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