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学习的本质是充分发展学习个体的综合能力。目前,国内教学实践中的合作学习效果不理想,学生综合能力并没有得到充分高。对此,合作学习研究应回归到本体研究,考察合作中的信息流通情况,出问题的解决方案。 
  关键词合作学习;信息流通;二元互动;认知系统 
  中图分类号G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9-1X(213)9-5-3 
  一、合作学习理论 
  合作学习起源于社会心理学,从格式塔的顿悟理念到场动力再到合作,历经近一个世纪。合作学习环境是一个小型社会环境。小组有共同目标和任务,各成员承担不同分工。这种环境不同于教师主导的课堂环境,是一种近似自然习得环境。小组内部是一个整体,也就是勒温所指的动力场。学习个体和这个整体动力场环境相互依存。学习个体在这种环境中分析解释问题内在性质,产生顿悟,这种顿悟即自身认知结构的改变或者升华。合作学习环境中的知识改变不是被动地接受,而是积极主动地思考创造,是发现性质的顿悟。合作学习不排斥知识积累,没有知识积累就没有合作的基础。知识积累是合作的前,顿悟产生在合作过程之中。合作学习遵循人本主义路线,适应了当今社会发展需求,从而得到蓬勃发展。 
  二、合作学习研究现状 
  合作学习引进国内后,在教学实践中总是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学习评价的反馈作用被弱化,小组成员之间的监督机制缺乏客观评判依据,学生互评往往流于形式。因为合作过程中个体与整体之间的互动情况缺乏监管机制,合作学习走了形式,成了重结果轻过程的组合式学习,合作的意义丧失。其根本原因在于对合作本质理解不到位。合作学习依据的是人的社会属性,体现的是学生的创造力。合作体现在信息交换、分享资源,学生必须学会尊重、理解他人观念。学生的合作是多个人的合作,学生的个体知识、认知风格、合作心理各不相同,在合作中的表现不可能整齐划一。举例来说,由于认知的不同,学习个体有不同的信息加工习惯,如场依存性——独立性;聚合型——发散型;整体型——序列型;冲动——沉思等等。沉思型的学生相对冲动型的学生自然发言较少,场依存型比场独立型的学生能更快适应合作学习环境模式。有研究者也发现小组成员在合作过程中的热情和任务完成质量有很大差别。合作结果不能完全代表个体努力程度。各项相关因素的考察需从合作过程入手,这个过程即个体和整体的互动过程。因而,合作学习研究需回归到个体研究。 
  三、解决方案 
  合作学习模式体现的是人的社会属性,现代教育倡以人为本,不能以功利为本。合作学习研究应充分挖掘个人与小组环境的互动情况,在整体中考核个体的努力情况。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是考察合作学习过程中的信息流通情况。通过考察个体与小组学习环境的互动情况来考察个体合作情况。 
  (一)合作学习中的二元社会互动模式 
  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合作形式多种多样,但可以归结为二元社会互动模式。美国认知心理学家J. F. Kihlstrom 出总体社会互动循环中最基本的形式是二元社会互动。二元社会互动是研究各种社会互动形式的基础。二元社会互动的结构是行动发起者(actor)和行动目标(target)。在社会情境中,双方角色不断交替,形成循环,产生交流。行动发起者总是带着目标进入社会情境。在二元互动中有两种信息循环模式。一种是行动发起者和行动目标之间的信息循环。行动目标进入情境后会在头脑中通过判断推理等形成印象。在社会情境中,行动发起者带着某种目标的行动对进入这种社会情境的行动目标产生影响,促使其生成一定的印象。行动目标产生印象并衡量自身所处社会情境,对行动发起者传来的信息进行加工解释,从而做出回应。行动目标做出回应使得其本身转变为行动发起者,行动发起者继而转变为行动目标,信息循环得以完成。第二种信息循环存在于行动发起者和行动目标本身。行动发起者带着某种目标进入某种情境后会结合头脑中已有的知识,对所在情境、行动目标形成一定的印象,这种印象决定了他的行动。收到行动目标的回应后,原有的行动发起者会对自身的知识,对行动目标的印象进行修正。行动发起者自身的信息循环得以完成。行动目标进入情境后自身也会对情境和行动发起者在头脑中形成一系列印象。行动发起者的行动会促使他修正这一系列印象。行动发起者的自身信息循环得以形成。 
  合作学习中有三种互动形式个人与小组成员、各个小组之间、个人和教师之间的互动。这三种互动都可以归结为二元社会互动形式。小组合作中的二元互动模式如图一所示。小组活动中,小组参与者的所有行动都基于对自身、对方、情境和双方的行为分析即小组学习环境分析之上。在此基础之上形成个人印象,做出合作行为构成信息输出。行动发起者判断、推理他人的反应,形成新的个人印象。个人印象的改变过程包含着顿悟过程。 
  从图一中可以看出合作学习中存在两种信息加工循环模式。一种是组员和其他组员之间的外部循环模式。另一种是组员对信息的加工、知识结构升华的内部循环模式。某个组员的信息输出对与其他组员来说即是信息输入。因此,两种信息循环模式可归结为一种,也就是单个组员的内部信息循环模式。考查在这种信息循环中的认知信息就能规范合作学习过程。通过观察输入和输出的信息来评估小组成员的合作状态、推测认知风格、合作心理,建立认知结构,就能够实现对小组个体的研究。 
  (二)合作学习中的认知结构 
  格式塔顿悟学习过程是一个认知重组过程。认知就是信息加工的系统,包括感觉输入的编码、贮存和取的全过程。合作学习强调积极合作、相互依赖,强调人的素质的全面发展。因而学习结果的考核不能仅仅考核专业知识,还考虑到其他认知素,这些认知素在合作中举足轻重。 
  在合作情境中,学习个体需调动各方面的认知知识,这些认知知识构成一个互动的整体,这个整体可被称之为认知系统。这个认知系统包括对本体的认知、对合作情境的认知、相关的社会知识、合作中所运用到的专业知识。合作学习最终结果是优化认知系统各项素。
  对本体认知知识包括个性心理特征、气质类型和认知风格。个性心理特质指个人相对稳定的思想和情绪方式,如保守、激进、理智、敏感等。人的个性分为内向型和外向型两种。气质是个体与生俱来的心理活动动力特征。气质类型有四种胆汁质、多血质、粘液质以及抑郁质。认知风格指个体在认知过程中的习惯化行为模式,如场独立型和场依存型、思索型和冲动型、整体型和分析型。个性心理特征、气质类型和认知风格具有相对稳定性,在合作情境中影响个体的外在表现。 
  情境知识包括合作物理环境、合作成员和合作任务。物理环境指影响合作过程的外部因素,如教室、噪音、温度、个人空间等。物理环境对学习个体产生一定影响。合作成员指小组其他同学的情况,包括他们的专业知识、社会知识、对本体的认知及对合作情景的认知。合作任务包括任务内容、时间限制、相关求等。 
  社会知识包括沟通技巧、合作心理、合作策略。所谓沟通技巧,是指收集和发送信息的能力,具体来说就是解读他人的信息、向他人表达想法的能力,包括语言运用、积极倾听、情绪控制等。合作策略是合作时成员之间某种讨价还价过程. 合作心理指团队归属感和凝聚力。 
  专业知识包含各学科的各项基本知识。在合作情境中,学生认知结构通过信息加工即认知过程不断完善优化,也就是说合作学习强调的不是知识的简单重复式学习,而是一个积极的创造性过程。 
  个体通过对输入信息的编码、储存和取,产生判断推理。个人判断推理的产生是一种积极创造性的过程。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合作学习即积极的思。合作学习不是否定重复性的知识记忆,而是强调积极的认知,强调思的重性。英语合作学习条件下学生认知结构如图二所示。 
  (三)小组合作学习中的信息流通考查形式 
  合作学习强调学习过程,强调思考的重性,因而小组合作的考查也应该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强调对学习过程的考察。小组合作过程中学生完成所分配任务、发表自己的意见和见解都属于输出信息。在这一过程中,学生输入、输出信息有正面、积极的,也有负面、消极的。积极的信息输出有助于产生积极合作。记录、监控这些信息,便可记录、监控整个合作过程。分析这些信息,便可帮助学生优化知识结构,高各项认知能力。 
  信息记录采用回忆性日志方式。日志记录的是对一个相对时间段内的二元互动模式的总结记录,可以避免大量的繁琐的重复性记录。回忆日志记录内容依据认知结构图而定,分为输入信息和输出信息两种形式。信息输入包括学生对合作情境的认知、其他组员输出的信息。信息输出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在合作学习时发表的观点、做出的贡献;二是内心尚未表达出的意见、想法。把后者考虑在内,是因为学生有不同的认知风格、情感特征和个性心理特征。在小组合作中,就个体而言,输出信息和输入信息如影随形、密不可分,并不是一个清晰的过程。但采用上述信息记录模式有助于理清合作过程,量化合作记录,为工作考核设立基础。通过回顾小组活动,回忆者对所接收的信息和发布的信息再一次编码,构成积极信息转换,转换后的信息在大脑中形成新的认知结构。从客观角度来说,回顾性记录有两大作用。其一,所记录内容能反馈合作中出现的问题,有利于高合作质量,为后续的合作学习打下基础。其二,记录数据可以作为对个人贡献、学习进步的考核依据。这样,考核标准就有了量化的内容,不再用五级量表,根据记录数据量累计积分、不设上限,学期末分别按小组和个人累计积分评出小组优秀和个人优秀。这种评价模式即注重了合作学习过程又照顾到了个人努力过程,从本质上体现了合作学习的目的,高合作者的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 
  四、本研究的意义 
  本研究出了合作学习的科学考核方式,把合作学习研究推向深入。先前的合作学习研究主关注了群体研究,个体研究欠缺,理论观点与教育实践间存在一定差距,日常教学效果远低于实验室效果。合作学习的多元评价体系还不完善,本论文以学生认知结构为基础所出的信息评价体系试图把评价建立在信息循环交流上,充分重视学生个体的行为,使合作学习最终回归到个体。这种评价体系的优点是评价目标明确,信息收集容易并且能够有效避免光合作无结果,或有结果无合作的问题。这种信息评价模式有助于学生对合作学习进行自我反思,加深对合作学习的理解和对自己学习策略的改进,培养积极依赖的社会互动关系,有利于教师掌控小组合作过程、监督个人学习行为。 
  参考文献 
  1大卫·W·约翰逊,罗格·T·约翰逊,卡尔·A·史密斯·合作性学习的原理与技巧——在教与学中组建有效的团队M.刘春红,孙海法,编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1 
  2鞠瑞利,吴庆麟.合作数学问题解决与心理模型建构关系研究J.心理科学,27,3,(4)。 
  3Johnson, D. W. & Johnson, R. T., Cooperative Learning StructuresJ. Edina, MN Interaction Book Company.1991. 
  4Johnson, D. W. & Johnson, R. T., Learning together and alone.J.Boston Allyn & Bacon.1998. 
  5Johnson, D. W. The social psychology of educationJ. New York Holt, Rinehart & Wilson.197. 
  6Johnson, D. W. & Johnson, R. Cooperative and competition Theory and research. Edina, MN Interaction Book Company.J.1989a.